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株洲离“网红城市”有多远

2022-09-14 20:50:25 2085

摘要:5月22日晚上,湘商大会开幕前夕,湘江上的焰火惊艳了网络;5月20日前夕,神农塔上的粉红爱心温暖了全城;大汉悦中心的一幅巨型玫瑰图,引来市民纷纷拍照打卡;此前,天台路上的爱心斑马线也引爆了流量……有自媒体直言:株洲像是一个钢铁直男,突然玩起...

5月22日晚上,湘商大会开幕前夕,湘江上的焰火惊艳了网络;5月20日前夕,神农塔上的粉红爱心温暖了全城;大汉悦中心的一幅巨型玫瑰图,引来市民纷纷拍照打卡;此前,天台路上的爱心斑马线也引爆了流量……

有自媒体直言:株洲像是一个钢铁直男,突然玩起了浪漫,这个工业城市终于开窍了。不少人大胆猜测,株洲会不会成为长沙之后的第二个网红城市?

知株侠就此话题,选择了不同年龄、不同职业的市民进行采访。

株洲的“网红指数”并不低

株洲是不是“网红城市”?不同的受访者给出的答案完全不同。

一部分受访者认为,株洲没有成为“网红城市”的潜质。理由很简单:城市体量小,以制造业为主,能够吸引外来游客打卡的休闲娱乐资源匮乏……

年龄越小的受访者,越坚信株洲能够成为“网红城市”,甚至有不少人认为株洲现在就是“网红城市”。他们会如数家珍地告知哪些地方人气旺、哪些店铺消费需要排队。

其实,出现这种认知上的分化并不为奇。因为,对“网红城市”的认知,本身就是偏向于年轻群体的感知与表达。

在知株侠的眼中,从客观现实来说,株洲的确缺乏长沙那样的“橘子洲焰火”,也没有重庆的“8D魔幻立交”,更没有《成都》那样的民谣为玉林路的酒吧带来超高人气……株洲在文化底蕴、城市地标、流行元素等各方面,与上述城市的差距还很大。

但从另一方面来看,株洲又拥有足够的时尚基因:移民城市天生的文化包容性,使得株洲源源不断地迸发出创新动能。无论是历史上300多项全国全球第一,还是现阶段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数量排名全国第26位,都体现了株洲的城市特质。从这一点来说,株洲其实跟深圳特别相似。

2020年,在21世纪经济报道、21财经客户端联合知乎和快公司共同发布的《中国潮经济·2020网红城市百强榜单》,株洲位列84位。2021年的第二届网红城市百强榜上,株洲排名第78位。

由此可见,可能很多株洲人尚未自觉,其实株洲的“网红”指数已经不低了。

工业城市的“网红”之路如何破局

作为一个工业城市,株洲该怎样开启自己的“网红”之路呢?知株侠查阅了一系列城市的案例。

西南工业城市柳州,以一碗螺蛳粉爆红并打造出千亿产业,凭借国际水上狂欢节打响了“水上娱乐运动之都”的名片,通过打造“花园城市”建设宜居生态之城。

重庆作为网红城市的背后,其实原本就是一个工业重镇。工业互联网作为青岛城市转型升级的“一号工程”,寄托着其向上生长的抱负。深圳,这个建于1979年的城市,不仅以快速崛起的经济跻身中国一线城市之列,更以庞大的文化创意产业,跻身于全球创意城市之列。

德国的慕尼黑,以啤酒、美食、博物馆、剧院和工业设计闻名于世。其每年一次的创意周,吸引着全球的设计人才前往,整个城市也成为巨大的创意展览之城。

日本的港口城市舞鹤市,其支柱产业造船业没落后,将当地文化遗产红砖建筑改造成为共享工作空间,仅2020年就吸引5000人入驻。

同样是工业城市,株洲该怎样打开“网红城市”的突破口呢?

我们有丰富的工业遗产,从清水塘变迁中,我们可以发掘出令人缅怀的岁月故事,在老厂房里办画展,在火车头广场喝咖啡,在陶瓷谷里自己动手制作,在中心广场看一场服装秀……

打造后工业时代的文旅产业,从北京798到成都东郊记忆,从沈阳1905文创园到深圳华侨城文创园,都早已为我们打了样。也许除了工业创新和株洲制造,城市转型运营也是未来打造网红城市的一个突破点。

“网红城市”不是自然红

“网红城市”之所以火,与其拥有自带流量的城市地标和娱乐休闲元素之外,更与城市自身的主动作为密不可分。

在知株侠的印象中,一个小众的景点可以因为网友的传播在无意中走红,例如郴州的东江湖与高椅岭。但知株侠认为,政府的主动出击更为有效,比如千年古都洛阳,其历史文化底蕴极为厚重,仍然需要创意来支撑网络热度。

2021年,一系列和洛阳有关的文化节目和影视剧火爆网络。《唐宫夜宴》成为新年“第一爆”;水下舞蹈《洛神水赋》婀娜缥缈,令人一眼万年;《龙门金刚》以天地为舞台,刚猛、坚卓的金刚形象让人震撼;岁末,影视剧《风起洛阳》再掀话题讨论热潮。洛阳市文旅局的政务微博凭借《风起洛阳》,互动指数遥遥领先,摘得微博分榜魁首。网友评论:“一部剧带火一座城、一座城成全一部剧。”千年洛阳“再出圈”!一夜之间,人人都想去洛阳。这一系列动作,就是洛阳的主动作为和精心策划。

其实,新中国成立后,洛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以重工业为主,旅游业反倒并不突出。缺乏宣传和包装,洛阳这个大IP缺乏一个契机。因此,洛阳专门邀请了300多名大V网红齐聚于此,通过他们把这座古城的精彩故事展示给大众。

由此,知株侠不由感慨:得创意者得天下,谁更有创意,谁就拥有更强的文化IP、媒体话语权和市场竞争力。

人民网有评论说,当全媒体浪潮汹涌而来,突破传统的城市形象传播定式,显得尤为重要,积极运用新媒体讲好城市故事,同网友自发传播形成共振效应,就有助于抓眼球、吸流量,实现城市品牌的海量传播。

城市品牌需要包装策划

无论是西安、成都,还是重庆、长沙,都很难用‘网红’一词简单概括。“网红城市”的超高人气,其实是城市文化底蕴、经济实力、人口规模乃至科技进步等一系列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。

从这个层面上说,株洲要走网红之路,还需确立自身独具特色的城市内涵。知株侠认为,创新是株洲最核心的城市内涵:虽然我们只有一所全日制普通高校,但研发投入强度连续两年排名全省第一,专利数量长期居全省第二,有省级以上重点实验室200多家……

因为创新,株洲制造的光芒闪耀在太空、在深海、在沙漠、在高原,株洲制造的身影遍布世界各大洲。我们既能造大国重器,又能造时尚现代的浪漫。国家级工业旅游城市的资源极为丰富,全国工业App和信息消费大赛连续2年在株洲举行,国际性“轨博会”永久落户株洲……这一切,无不彰显着株洲工业城市的魅力。

有些遗憾的是,以往的我们似乎没有将这些核心的优势加以精心包装和策划,城市形象的营销也没有系统打法,以至于株洲的城市品牌并不那么尽人皆知和深入人心。要想打造出独具特色的城市品牌,必须从软文化到硬产业,从大城建到微治理,从烟火气到时尚感,方方面面都要沉下心来,大力钻研和学习。

当贺娇龙策马草原时,伊犁的形象已经传遍抖音;当刘洪在甘孜州各景点拍摄视频并为游客服务时,他已经带动500多万网友的关注和47亿次的流量……这样的现象,在全国很多地方已经形成了“内卷”,株洲暂时没有见到自己的“网红局长”,也缺乏本土的少年“丁真”。

在培育制造名城、建设幸福株洲的路上,我们的规划部门、城建部门、文旅部门应当携起手来。我们的市民有热情有智慧,当各方形成了合力,株洲的“网红”之路必定能阔步前行。

来源/株洲日报全媒体记者/刘小波

编辑/筱安

投稿邮箱:610255300@qq.com

新闻热线:17352733309(吴记者)、15907333036(舒记者)

声明:分享要尊重原创,转载请注明来源、作者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“株洲发布”删除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