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这家企业负责人为何说“选择株洲是最正确的决定”

2022-09-14 20:22:16 1322

摘要:株洲日报全媒体记者/廖明本月底,一期投资12亿元的凯睿思高速覆铜板项目,将开始动工建设,明年6月正式投产。从2021年5月正式落地株洲,到本月底动工建设,客观地讲,凯睿思高速覆铜板项目的推进速度,有些慢。但湖南凯睿思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...

株洲日报全媒体记者/廖明

本月底,一期投资12亿元的凯睿思高速覆铜板项目,将开始动工建设,明年6月正式投产。

从2021年5月正式落地株洲,到本月底动工建设,客观地讲,凯睿思高速覆铜板项目的推进速度,有些慢。

但湖南凯睿思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凯睿思)的总经理何维却表示,在一波三折的过程里,企业看到了株洲市生态环境部门的专业与周到,更切身体会到了株洲市优化营商环境的拳拳之心。

“这些经历告诉我们,选择株洲,是最正确的决定。”何维说。

企业最先进的治污设备,达不到“株洲标准”

凯睿思高速覆铜板项目,从最初的招商洽谈,到确定落地株洲,用时仅为半年,过程极为顺利。

此后一波三折的故事,要从一个叫VOCs的东西说起。

所谓VOCs,即是挥发性有机物的统称,是生成臭氧的重要前体物,是造成臭氧超标的重要污染源。

凯睿思高速覆铜板项目达产之后,排放的主要污染物,就是VOCs。

环保,是企业存续发展的底线。

早在项目落地株洲之前,凯睿思即对株洲的环保政策及要求,进行了详细且充分的了解,“比我们在广州时的要求更高,我们有这个预期和准备。”何维说。

面对株洲更为严格的环保要求,凯睿思的最初计划,是“在污染防治端,使用国内最先进的治污设备”。

即便如此,凯睿思依然低估了株洲在环保上的高标准。

“凯睿思需要解决的,不是治污设备是否先进,治污效果是否最优的问题,而是有没有污染物排放总量的问题。”株洲市生态环境局天元分局局长文红武说。

按照凯睿思最初的生产方案,其VOCs年排污总量达210吨,如此排放体量,在全市过往涉VOCs排放的项目中,还无先例。

况且,近年来我市严控VOCs排放总量,明确要求凡新上涉VOCs排放项目,必须先倍量替代。

也就是说,凯睿思要顺利跨过“环保关”,全市必须要有420吨的VOCs年减排量。

“如果不调整生产工艺,压减排放量,环保这关,过不了。”文红武说。

“满足不了环保的要求,其他各个环节,不能动,更不敢动。”何维说,因为VOCs排污总量无法得到批复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各股东的投资信心和意愿。

作为凯睿思的总经理,何维用两个词形容此前的心情:着急、迷茫。

五次“把脉问诊”,觅得“良方”解难题

面对迟迟不能实质性动工的凯睿思高速覆铜板项目,市区两级政府更着急。

多次调度之后,为该项目“解难题”的担子,压在了株洲市生态环境局党组书记、局长周其伟的肩上。

“两个多月,周局长前后到我们项目五次。”何维清楚地记得:“每一次,解决的都是具体且关键的问题。”

第一次协调会上的碰面,周其伟就给何维留下了“专业、务实”的印象。

“VOCs排污总量之外,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,我们的原辅材料本身挥发过程中会产生气味,项目还需重点考虑‘邻避效应’的问题。”何维说。

尽管厂界周边并无其他企业,最近的居民住房距离超过300米,周其伟仍要求市区两级环保部门派出人员,赴中山市同体量、同行业的企业和园区实地考察,在厂界内外、上下风向及白天黑夜,“用鼻子确定”对周边环境是否有影响。

此后,周其伟又邀请省生态环境厅的专家组,就凯睿思高速覆铜板项目进行VOCs减排的专项技术帮扶。

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

大到生产流程、治污工艺,小至原辅材料存储、排气烟囱设置,专家组将行业内最新的工艺、技术、设备,与项目生产所需相结合,为凯睿思制定了一套全新的VOCs减排方案,将VOCs污染物年排污总量从最初的210吨,降至150吨。

总量不足的难题,有了解决的空间。

减排,不是随便哪里加套治污设备就行的,是对生产、治污各环节、全方位的技改升级。何维介绍,为达到减排效果,尽管项目投资预算增加了1000万元,但非常顺利地获得到了股东支持。

“原因很简单,就高速覆铜板行业来说,同等规模下,我们能将VOCs的年排放总量控制在150吨,不论是生产工艺,还是环保水平,我们就是业内NO.1。”何维认为,从长远看,环保的要求肯定越来越高,而凯睿思在环保部门的帮扶和指导下,已经走在了业内的最前沿。

遍寻全区企业,“抠”出300吨VOCs排污总量

将VOCs污染物年排污总量降至150吨,对凯睿思来说已殊为不易。

但批准项目跨过“环保关”,需要在全区现有VOCs排污总量的基础上,减排300吨,天元区同样艰难。

减排量从何而来?

“遍寻全区涉VOCs排放企业,一家一家地去‘抠’出来。”这是周其伟交给市生态环境局天元分局的任务。

一张清单,上百家企业,市生态环境局天元分局工作人员用半个月的时间,以排放总量从大到小为顺序,逐一现场核验、反复测算,最终从7家涉VOCs排放企业里,凑出了300吨的减排量。

但事情并没有如此顺利。

减排清单送到市生态环境局审核时,被告知其中一家暂未生产的企业,即将恢复生产,其VOCs污染物排放量不能认定为减排。

于是,又是新一轮的核验、测算和报审。

而这一次,报审清单上的减排企业,已经从之前的7家,增加至15家。

“此前被否掉的那家,本来是减排的大头,新找了9家才补齐。”文红武说,“为什么讲是‘抠’出来的,你去看那张清单就知道,最少的一家,才0.23吨。”

凯睿思的环安部主任欧阳祥凯,熟知“抠总量”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。

“我在企业干环保十几年,此前还没遇见哪级环保部门,这样尽心尽力地为企业想办法,这样竭尽所能地为企业找排污总量。”欧阳祥凯说,“找齐300吨的VOCs减排量,我知道有多难。所以,感谢之外,更多的是感动。”

欧阳祥凯介绍,随着VOCs排污总量问题的迎刃而解,凯睿思高速覆铜板项目进入了“快车道”,根据最新的项目倒排计划,9月底将全面动工,明年2、3月份完成厂房主体建设,6月底建成投产。

凯睿思高速覆铜板项目位于新马工业园,一期总投资约12亿元,用地面积200亩,主要研发生产高速覆铜板与封装基板,建成满产后年产值将达15亿元至18亿元,年纳税额达1.2亿元。

来源:株洲日报

编辑:张欲晓

审核:罗小玲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